蜉昭

【沙雕是怎样养成式神的】第一章:白手起家

夕阳下,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一前一后,寂寂走来。

矮的是新手阴阳师姬愿,高的是她的主力式神,荒。

在战斗时伤了腿,姬愿走得吃力,她向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的荒挥挥手,道:“阿荒,你能不能走慢点等等我呀。”

明明已经身心俱疲,姬愿还是改不了她那二皮嘴:“投到我家你就认命跟着我过吧,虽然你攻击高,可防御不行啊,看刚才要不是我加了盾,就你剩的那半管血也撑不了多久的呀。”

荒的左手粗糙打了绷带,绷带绕过脖子,吊着手臂,神色漠然,脚下并不缓步。

姬愿继续叨叨:“你看你这么难养,打个架还要耗那么多火,两个打火机都不够你用的。不过不要紧,我召唤出小追月神啦,再肝几天就有好日子过啦。”

姬愿其实也没有责怪荒的意思,她就是想唠嗑一下。家里的式神们都还太小了,跟他们说这些也是鸡同鸭讲。

前面的荒停下,转过身,脸上还有些许稚气,可身量已经拔高,眉头拧成结。

本来也不打算和女子计较,可这位阴阳师也太过聒噪。

“你这女人,安静点。”

姬愿又跳脚:“不要叫我女人!你把我当成男的行不行?”

“不行。”虽然姬愿确实很有当男人的资本。

“阿荒,你怎么老是对我有意见?我知道我家有点破,但你也不能老看不起我啊。”

“啧,没有。”荒低下头,看着矮过自己胸口的姬愿昂首,努力地想与自己的目光交接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女子。”荒没回答她。

“哎?”姬愿睁了睁已经圆得溜滚的眼睛,“做一个阴阳师当然要拥有强健的体魄和坚强的内心了,女人那么弱小,我才不要做。”

“我要变成平安京数一数二的阴阳师!”姬愿咧嘴笑了,“所以阿荒你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让你再次强大起来!”

“啧。”这女人脑子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“不要叫我阿荒。”这称呼实在是很掉身价。

姬愿已经习惯她自己一个人雄心勃勃地说东说西,而荒冷言冷语的样子,所以并不在意。

“那我该叫你什么?荒哥?总之你以后也不能叫我‘女人’。”

要不叫荒姐也成,反正你长得好看,耳朵上还挂小耳钉。

“嗯。”

荒哥转身,姬愿道:“我们快回去吧,天都黑了。”又一瘸一拐地跟在荒后面。

走了一段路,姬愿又有点吃不消了,渐渐跟荒落下了一段距离。

“荒哥你等等我……”

荒又站住了,身板站得笔挺,侧了身,转头看姬愿,弯下腰,曲起未受伤的右手,道:“上来。”

“嗯?”姬愿吃惊,后退一步:“荒哥,你这是……!”

“啧,”荒的眼神里尽是不情愿,却又动了动右手小臂,道:“坐上来。”

“啊?”

看到姬愿的反应,荒正要直起身子,姬愿气沉丹田,向前走几步,大喊一声:“呔”!掰回了荒的右臂,硬邦邦如钢铁一般,一下子便跳上,往小臂一坐,那手臂竟然也稳稳接住了她。

姬愿扯住了荒肩头的衣料,固定住身形,而荒迈开步子,毫无负重感地行走。

姬愿缩紧了嘴,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这算什么?钢铁直男之间的友谊?

“天啊荒哥,你怎么这么厉害,你这么强看来我成为最强的阴阳师也是指日可待了!哈哈哈!”

姬愿两条小腿吊在半空轻晃,“你热不?我给你扇风。”挥开折扇就是好几阵傍晚温热的风,扇得荒的头发乱飞。

“不热。”愚蠢的人……

“哈哈知道你不会热,”姬愿把扇风调向自己:“荒哥,我真的觉得我家好破啊,只有一大堆帚神,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扫秃了。”真是委屈你了。

“以后会好得很。”荒难得说了一句好话,姬愿道:“对吧?以后有钱了我一定要换个院子。”

“到时候你来写个屋牌吧,你会写么?”

“会。”

“那该多好啊。”

姬愿仰脖子看满天星,道:“荒哥你好高。”

满天繁星,缀亮夜空,都似乎唾手可得。